海平面 100 米下:來自沙漠的慈鯛

你知道嗎?在炎熱的沙漠中居然也有慈鯛棲息。令人驚訝的是,牠們可以生活在很小的水體中,而且生活條件非常極端。同樣令人興奮的是,這些具有高度適應力的魚種終於可以悠游在我們的水族箱了!

圖.文|Anton Lamboj(奧地利)

翻 譯|Flair Wang

這條被稱為 Wadi Sukoray 的季節性小河只有 500-600 米

  如果你親眼見到我在本文中所介紹的慈鯛,你必須先準備以下的物品:堅固的寬帽、太陽眼鏡、高效的防曬乳和大量的飲用水。我會帶你去到衣索比亞(Ethiopia)的達納基勒窪地(Danakil Depression),其中一些地點低於海平面100米以上。而這次旅程的焦點是:達納基勒屬(Danakilia)慈鯛。

在 Sukoray 河中的一條未命名的雄性秘鱂(Aphanius sp.)

  可能有很多慈鯛迷,甚至經驗豐富、知識淵博的玩家都不熟悉這類魚。這些魚種從來沒有被慈鯛愛好者飼養過,也很少在科學文獻報導。多年來,被 Vinciguerra 於 1931 年所描述的羅非魚只有 Tilapia franchettii 這一種。據我們所知,這種慈鯛只分佈在衣索比亞東部的達納基勒窪地部分地區,離厄立特里亞(Eritrea)邊界不遠的阿夫雷拉湖(Lake Afrera)。1968 年,van den Audenaerde 為這個物種設立了達納基勒屬(Danakilia)。直到最近,Danakilia franchettii 這個物種已知只有標本被保存,但由 G. Chiozzi 所拍攝的活體照片,卻出現在 2016 年初。

  2010 年時有第二個物種被描述:來自阿巴迪德湖(Lake Abaeded)東部的 D. dinicolai(Stiassnyet al. 2010)。來自該湖域中的活體照片也被公佈,但活體仍尚未出口。

不存在於愛好者中

新達納基勒屬慈鯛(Danakilia sp.)的亞成個體在 Sukoray 河中覓食。背鰭後方的羅非魚斑很明顯

  達納基勒屬魚種屬於羅非魚慈鯛家族(tilapiine cichlids group),並且與傳統的羅非魚屬(Tilapia)種類關係密切。根據目前的研究結果,這家族與雀麗魚屬(Alcolapia)和伊朗麗鯛屬(Iranocichla)關係密切。達納基勒屬也有類似的生態偏好。所有這三屬魚種都是在非常獨特的棲息地中被發現,水溫在 30-40 ℃ 之間,鹽度超過 10,000 µs/cm。

  我的主要興趣是西部和中部非洲的慈鯛,但我總是對來自非洲其他地區的河產慈鯛深深著迷,特別是如果牠們不是單色鯛(haplochromine)類的話。所以我有一段時間對達納基勒屬慈鯛特別留意,並試圖取得 D. franchettii 這個魚種,但商業採集者在 2008 年並沒有留在衣索比亞説明我實現這個目標。不幸的是,這個地區已經相對難以進入好長一段時間了,衣索比亞當局不願意發放許可證來採集這種物種的活體標本。不過當我在 2010 年有機會對第二個物種 D. dinicola 進行描述時,這個屬對我來說變得更有趣了。該模式標本已經在 2001 年由一位探險的義大利科學家所採集,但 2007 年後,唯一還在研究的只剩 Melanie Stiassny 和我了。

  從我對兩個物種所保存標本的調查,我已經知道牠是一種相對小型的魚種,總長約 10 公分。從 D. dinicolai 的照片中也得知牠們存在著明顯的兩性異形(sexual dimorphism),至少在該物種中。野生雄魚有一個類似牛頭鯛(Geophagus steindachneri)般非常巨大的頭部隆起,但是取得 D. dinicolai 活體標本的可能性似乎比在衣索比亞採集 D. franchettii 更低。在厄立特里亞旅行被認為是極其困難且不安全的,該國與外界有很大隔絕。

我們第一次看到的 Sukoray 河。檉柳的存在表示地面中含有水分

意想不到的變化

  當 2014 年秋天,米蘭博物館的一位朋友和同事喬治.基奧齊(Giorgio Chiozzi)告訴我他想要前往厄立特里亞採集 D. dinicolai 時,我感到非常驚訝。他計畫造訪阿巴迪德湖和周圍地區的水域尋找魚隻。我寫信給喬治並表達我的心願,當他說這沒有問題時,我很高興。雖然我們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準備旅行,喬治可以取得我們的簽證,並獲得我們需要在國內旅行的許可證。通常,厄立特里亞的旅行者只能被允許前往首都阿斯馬拉(Asmara)。額外的授權可以准許從阿斯馬拉到馬薩瓦(Masawa;紅海的一座城市)和周邊地區。另一方面,達納基勒窪地是一個管制區,只有軍事人員和有特別許可的人才能進入。由於叛軍和強盜的存在,該地區也非常危險。

  就在 2014 年聖誕節後,喬治和我以及我兩個同事一同前往厄立特里亞。喬治提早幾天到以做準備。他安排了兩輛車並做好裝備,確保我們有大量的飲用水。我在 12 月 27 日午夜後不久到達。在邊境完成手續後,沒有搭便車,直接睡在一間相當不錯的酒店幾個小時後我們才離開。除了我們四人小組外,還有厄立特里亞國的兩名官方代表,Michael Kalaeleb 和 Futsum Hagos,他們也是所有旅程和採集許可證的負責人。

  這次旅程首先帶領我們穿過位於馬薩瓦東部阿斯馬拉山脈的壯麗景色,這裡海拔有 2,000 米,然後沿著紅海海岸往南行約 100 公里。然後我們再次轉向西邊,進入達納基勒窪地。黃昏時我們終於到達一個叫 Adaito 的小村莊,我們要求允許留在此處過夜。居民特別好客。我們甚至沒有打開我們的帳篷;吃完晚飯一陣閒聊後(一些居民講義大利語),我們被允許在村裡的社區中心睡覺。這次造訪非常不同於我以前在這個沙漠景觀的經驗。沒有電或其他舒適的現代生活。當我一早醒來走到外面,這裡一片寂靜。沒有見到其他人類或動物,而且日出是如此的美麗。

一隻雄性的達納基勒屬慈鯛(Danakilia sp.)在 Sukoray 河中的繁殖窩上方
來自 Sukoray 河、佔優勢地位的達納基勒慈鯛雄魚(Danakilia sp.)具有華麗的色彩

Sukoray

我們的首次發現-不是慈鯛,而是一種來自 Sukoray、還未描述的非洲沙漠鱂魚- Aphanius sp.

  早餐後,我們向村民揮手告別,開車進入達納基勒。在大約兩個小時內,我們到達了一條稱為 Sukoray 的季節性河流,可以通過生長在山谷最深處一條狹縫中的檉柳(tamarisks)來識別。在這裡不僅有潮濕的土壤,使植被可以生長,而且我們還發現了一條小溪流,大約 500 – 600 米長,由殘餘雨水所滋養。在一些區域水非常淺,只有幾公分深,底部覆蓋著藻墊;在其他地方則有多達 150 公分深的池子。但最棒的是有魚在裡面游動!起初,我們只看到 1-2 公分長非常小的個體,很明顯是鱂魚;後來明顯看得出牠們是秘鱂屬(Aphanius)的成員,長得很像異色秘鱂(Aphanius dispar),但可能還沒有被描述。

  幾分鐘後,我們也看到一些更大的魚,長達 10 公分,很明顯是慈鯛科魚類。大多數是灰色或灰褐色;有一些在牠們的身上有著黑色分隔號紋路。但有一些雄性個體的體色真是太棒了!牠們的頭和背部是深橙黃色,背鰭有明亮的藍色斑點,而且身體是黑色的。

  我承認我一開始很困惑。這是什麼物種?我知道我們期望在這個地區發現的達納基勒屬魚種是一種羅非魚,但是根據牠們的行為、動作和體色,這些魚看起來更像是單色鯛,而且讓我想到奈裡樸麗魚(HaplochromisPundamilianyererei)這個魚種。但是,其明顯隆起的頭部卻又不像。

水族箱中一隻佔優勢地位的達納基勒鯛(Danakilia sp.),來自 Sukoray 族群

  不論如何,只有這幾隻鮮豔多彩的雄魚,每隻魚捍衛著小於 0.3 平方公尺的面積,包括一個非常小的窪坑。看了一會兒,我們確認牠們是羅非魚類(tilapiine)慈鯛。在幼魚以及許多成魚和年輕個體身上,羅非魚斑點在背鰭上清晰可見。這些魚顯然屬於達納基勒屬慈鯛,但在顏色上卻與 D. dinicolai 顯著不同,所以這可能是一個新的物種。我們還觀察並採集到口孵中的雌魚,這馬上就顯示了牠們的育種策略:牠們只是連續性的一夫一妻制(親魚不會長期配對),雌魚會照顧魚卵和魚苗。

水族箱中一隻來自 Sukoray 的達納基勒慈鯛雌魚

  我們也採集了達納基勒屬慈鯛和秘鱂屬鱂魚的活體樣本,好讓我們可以在家裡進一步觀察。當地記錄的水質:總硬度為 240 ° dGH、電導率超過 12,000 µS,但碳酸鹽硬度只有 7 ° dKH,這可能是由於達納基勒這個地區富含鉀的緣故。水溫為 29.4 ℃。這個地區低於海平面約 35 米。

Gali Coluli

  我們在該地區度過了幾天,研究了兩條河。其中一條- Gali Coluli,低於海平面約 110 米,我們發現了相同的魚類。這裡的達納基勒屬慈鯛比 Sukoray 河的那些體色更深沉。我們還捕獲單一的雄魚,比 Sukoray 河的個體體型大了約 50 %。然而,牠們既沒有像駝峰般隆起的頭部,也沒有強勢的 Sukoray 河雄魚那樣美麗的色彩。有一隻個體有著非常厚的嘴唇。我們需要更仔細地研究牠們為什麼會長這樣,但牠看起來像正在進行演化。在第三條河-Wadi Sariga,我們只發現了秘鱂,雖然喬治幾個月後證實了達納基勒屬慈鯛的存在。

來自 Gali Coluli 的達納基勒慈鯛(Danakilia sp.);注意牠的大嘴

  不幸的是,我們無法在這次旅行中採集到 D. dinicolai。我們想去阿巴迪德湖,距離那裡只有 7 公里,但因為安全問題,我們的司機突然拒絕進一步前往。這一天已經太晚了以至於無法步行。我建議在巴達(Badda)村過夜,然後第二天早上去湖上,但這個想法很快被拒絕。Futsum Hagos 說:「你可以在白天時待在這裡,但如果你留在這裡過夜一定會被殺掉。」我們在這個國家住了幾天,進行進一步的調查和觀察,但我們的重大成功當然是我們發現了一種新的物種。

在水族箱中的達納基勒屬慈鯛

  正如我提到的,我們從兩處地點採集到了一種未命名的達納基勒屬慈鯛(Danakilia sp.)。喬治和我各帶了幾隻約 2 公分長的小魚回家。我把牠們放入兩座 100 升的水族箱中,把兩個產地的魚分開飼養。我試圖讓水質盡可能接近自然條件 – 即使這些魚可以忍受不同的水質,但我不想心存僥倖。我利用海鹽和少量的天然石膏混合物,把我的自來水調整到與 Sukoray 河大約相同的水質,並將溫度設在 29 ℃。在魚缸的底部,我放置了細沙、一些石頭和幾個樹根;看起來並不華麗,但很接近自然棲息地。

  一開始我使用標準的薄片飼料和螺旋藻錠。我從來沒有見過魚吃東西如此狼吞虎嚥。我是少量餵食的支持者,但對這些慈鯛來說是不可能的。由於龐大的胃口,牠們長得很好,但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快。到了 2015 年 9 月,當牠們約 10 或 11 個月大時,這兩個族群中最大的雄魚個體已達到約 8-9 公分的長度。來自 Sukoray 河最大隻的雄魚開始發育出獨特的駝峰頭部以及美麗的黃橙色,而來自 Gali Coluli 河最大的雄魚具有一個相對較小的頭部。大多數 Gali Coluli 河的魚隻體色仍保持深色;牠們只會暫時展現出更強烈的體色 – 但基本上只發生在野外。頭部隆起的幅度在幾天的過程中也可以顯著增加或減少。顯然,這與魚隻的繁殖準備密切相關。

來自 Gali Coluli 體型最大的達納基勒慈鯛(Danakilia sp.)雄魚

  每隻雄魚會挖掘一個幾公分深的小沙坑,防禦對手並吸引雌性。到目前為止,雄性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嚴重的小規模衝突,只有撐開魚鰭和短暫的追逐這類威嚇動作。新的達納基勒屬慈鯛的求偶行為並不像我知道的羅非魚類物種,比較像是單色鯛類:雌魚會頭部朝下搖晃,在沙坑上方快速盤旋,並快速追逐驅趕任何靠近的生物。當雌魚準備產卵時,搖晃和盤旋的頻率會增加。她開始跟雄魚在坑洞上方繞圈,此時她們相對較小的生殖乳突會更加接近地面。過了一會兒,她產下了第一顆卵,是黃白色的,直徑約 2 公厘。雄魚會游在魚卵上面授精。然後雌魚會立即把魚卵含進她的嘴裡,不久後開始產下另一顆卵。當雌魚產完卵後便游走了,既沒有被佔優勢地位的雄魚騷擾,也沒有被其他個體追逐。

大約三個星期後,牠長出一個駝峰般的頭部,然後就消失了

  口孵期持續 19 至 21 天。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一旦魚苗離開雌魚,雌魚便不再照顧牠們。在魚苗被釋放前不久,我意識到我必須把口孵的雌魚放入繁殖缸中,否則缸裡的幼魚會被其他成魚吃得精光。我給幼魚餵食與成魚一樣的食物 – 人工薄片飼料。

  看起來很奇怪的事情是,到目前為止,我只成功繁殖了來自 Sukoray 河的族群。雖然來自 Gali Coluli 河的個體飼養在相同的條件下,且優勢的雄魚正熱切地誇示著,甚至雌魚也時常在他的沙坑中環繞,但我沒有見到任何一隻口孵的雌魚。這個原因對我來說尚不明朗。但至少有一個族群已經產下了相當多的幼魚,所以我可以開始把牠們的後代分開飼養。

最後的想法

  不用說,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將這個魚種飼養在水族箱中,因為如果牠們從愛好者手中消失,便很難再次取得 – 記住,該國,特別是達納基勒地區是很危險的,而且很難前往遊覽。在我看來,這種魚的棲地還存有一個風險-當地正在進行研究大規模開採鉀的可行性。可以肯定的是,厄立特里亞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可以肯定會利用這項收入,但由於地形的大規模開發,景觀將發生巨大變化,這可能會影響土地在旱季儲水的能力。水會在降雨後流失或蒸發更快,季節性小河將不會有水體殘留。水位也可能下降,這些河水將會終結-至少有大部分。我知道沒有研究或模擬來確定鉀開採對該地區的水文影響。這不僅對魚類和野生動物很重要,而且對居住在那裡的人特別重要。如果水蒸發太快或地下水位下降,他們可能會失去生計。

  但回到魚隻本身:我們現在至少還有一種達納基勒魚種在我們的水族箱裡,並有機會長期被飼養。癡狂的慈鯛玩家在未來可以幫這個物種擴散出去,我們不要浪費這個機會。

致謝

  我想感謝喬治.基奧齊策劃和帶領這次旅行;厄立特里亞林業和野生動植物管理局,特別是 Futsum Hagos;厄立特里亞海洋資源部 Yohannes Mebrathu 和 Tecle Alemseghed;南博爾德礦業公司的厄立特里亞分公司提供住宿和援助;Adaito 村的存民提供住宿和大恩大德;後勤援助 Giuseppe De Marchi 和 Giampaolo Montesanto;以及 Mauro Fasola 和 Eleonora Boncompagni,他們陪同我們旅行。

|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AMAZONAS 》Jan/Feb 2017 : African Soda cichlids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