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大黎加 生態探索紀行 第三站── Rincón de la Vieja

Rincón de la Vieja 林孔德拉別哈火山

作者|Peter Petersen

翻譯|Flair Wang

我們住的這個地區非常舒適,完全沒有遊客。這個地方很難找到,但很值得。旅館周圍的區域很棒,小木屋非常漂亮
這個地方是阿拉胡艾拉省(Alajuela Province)的聖塔瑪莉亞火山旅館(Santa Maria Volcano Lodge)。這裡有便宜、美味的食物,而且服務非常好,人也很和善,我想念那個地方。這個地區的自然景觀令人驚歎,個人強烈推薦
在這個瀑布下的水潭裡,我發現了一個特殊的棲息地,裡面只有一個物種。可悲的是,我不知道這是我在哥斯大黎加唯一一次見到這個牠們
我意外拍攝這個物種卻不認得牠,直到我回家看到影片後我才發現牠們是巴拿馬短脊鱂(Brachyrhaphis cascajalensis
無意間發現一隻美麗的年輕黑刺尾鬣蜥(Ctenosaura similis)隱藏在茂密的灌木叢中
紅薑花(紅花月桃;Alpinia purpurata)是一種來自馬來西亞的外來植物,分佈在哥斯大黎加群落周圍的一些地區
秘魯葉背螳螂(Choeradodis rhombicollis)也是這個地區的原生種
我們在餐廳外發現這隻個體。秘魯葉背螳具有獨特的外型,如果選擇合適的葉子隱藏,可以很好地進行偽裝
社會黃蜂(Polybia bistriata)很常見,我注意到牠們通常會直接在闊葉植物的葉子上築巢
這些切葉蟻屬於巨首芭切葉蟻(Atta cephalotes)。該物種與牠們在巢中生長的真菌具有共生關係。牠們有 1 隻蟻后和 500 萬隻成員。蟻后可以活 15 年
來自哥斯大黎加的白頭卷尾猴(Cebus capucinus)在這裡很豐富。這是一個常見的物種,這個地區似乎有一個健康的族群。牠們仍然害羞,不容易接近
白頭卷尾猴是群居動物,這個群體由大約 15 隻個體組成,有些正注視著我們,有些正搜尋著上方的掠食者,似乎是一種合作關係
中美毛臀刺鼠(Dasyprocta punctata)在該地區也很常見
黃金銀耳(Tremella mesenterica)是一種可食用的真菌,由於其生物活性會產生有益的碳水化合物,目前正在對它們進行有趣的研究
我發現到的這隻鞭尾蜥在這裡很常見。這是彩虹鞭尾蜥(Holcosus undulatus),蟑螂似乎是牠們的首選食物
這種馬拉巴栗(Pachira quinata)被認為是一種神聖的原生樹。當地人用它們的刺來雕刻,也是哥斯大黎加人民重要的木材來源
白喉鵲鴉(Calocitta formosa)是一種原生的群居鳥,長度可達56釐米。個性非常好奇且容易拍攝
白喉鵲鴉是一種雜食性鳥類,並不挑食
哥斯大黎加巨型蟾蜍是哥斯大黎加北部和中部的常見兩棲動物,即使是牠們的蝌蚪毒性也很強,眼睛後面的腮腺和背部的其他腺體會分泌蟾蜍毒素,如果攝入足以殺死人類
火山活動的溫泉與冷涼的雨水泉相遇。臭雞蛋的味道顯示該地區有大量的硫化氫(H²S)。溫泉有很高的毒性,具腐蝕性且易燃
我們在這裡發現了很多死掉的動物。可能是被清澈的泉水所引來而誤飲,接著中毒而亡。這裡有一隻巨嘴鳥和一條蛇並排靠近水面,這裡有大量的硫化氫
這隻彩虹巨嘴鳥(Ramphastos sulfuratus)和看起來像膨蛇(Phrynonax poecilonotus)的蛇,在攝入有毒的硫化氫後並沒有走得太遠
這種俗稱蔥草的荸薺屬(Eleocharis mutata,和牛毛氈同一屬)水草生長在溫泉附近的雨水溪流中。它們是一種莎草科(Cyperaceae)的開花植物,也是河裡許多魚類躲藏的好地方
彩虹巨嘴鳥真的是種美麗的鳥類,牠們具有對趾足(zygodactyl),腳與腳趾面向不同的方向,這樣可以更容易地抓住樹枝,從一個樹枝跳到另一樹枝
巨嘴鳥科的另一個成員是這種領簇舌巨嘴鳥(Pteroglossus torquatus)。牠們通常待在同一棵樹上,因此在這兩種物種中必定存在某種物種間的社會化
我注意到領簇舌巨嘴鳥經常站在較低的樹枝上,也許這兩個物種之間存在某種等級制度
火山活動引人注目。在林孔德拉別哈火山(Rincón de la Vieja)周圍的許多地區,火山泥都沸騰了
沸騰的熱水池來自地底下
金合歡樹(Vachellia collinsii)與 Pseudomyrmex 屬的幾種螞蟻有共生關係,螞蟻保護樹免受啃食,而樹照顧螞蟻的飲食和棲息需求
俗稱南美牛蛙的五指細趾蟾(Leptodactylus pentadactylus)是哥斯大黎加最大的青蛙之一。就像人類一樣,只有當閃光燈從眼睛後方的視網膜反射時才會出現紅眼
這隻可愛的狗跟著我們一起走夜路,為我們對抗該地區的大型犬並協助我們尋找動物。很棒的牧羊犬
太陽試圖穿過雲層
一條小溪在這個小水池中產生了一些小瀑布。這裡棲息著一群健康的淡水魚
豔花鱂(Priapichthys annectens)在這個水潭中很豐富。牠們大約有10-20隻,大多數是雌性,但是在一些族群中有不只一隻雄魚
豔花鱂的一些單身雄魚隻身在池中巡邏
但有趣的是,我還發現了一群雌性豔花鱂中沒有任何雄性存在。這個魚種似乎也更喜歡水池中的淺水和瀑布附近的含氧水流
在豔花鱂族群中有雄性存在,但似乎沒有占領導優勢的雄魚。一群當中可能有 2-3 隻雄魚,牠們尺寸相同且體色較為豐富
馬利筋(Asclepias curassavica)是一種當地原生植物,會吸引斑蝶亞科(Danainae)的蝴蝶前來。但牠們也寄生了 Ophryocystis elektroscirrha 這種寄生蟲,導致蝴蝶族群數量減少
捕魚蛛(Dolomedes tenebrosus)最初來自北美,但在中美洲也很普遍。一開始我們在鑒定其身分時遇到了問題,因為牠失去了兩條腿
我們發現了大白鷺(Ardea alba)和林鸛(Mycteria americana)經常一起成群出沒
靶眼金花蟲(Ischnocodia annulus)是非常美麗的昆蟲。會反射光線,讓牠們看起來就像一個小金塊。我總是在大片綠葉上找到牠們
這條小溪的水很清澈,有葉子、樹根和石塊
溪流底部看起來像這樣
我抓到了更多的豔花鱂。牠們似乎是哥斯大黎加最常見的胎生魚種之一,我們所到之處都可見到
一隻大體型的雌性豔花鱂
雄性豔花鱂有一生殖足(交尾器;gonopodium),約占體長的 1/3
瑰腹強棱蜥(Sceloporus variabilis)正在一塊熱石上曬太陽
由於山脈間的乾燥和潮濕區域緊密相連,使得該地區的棲息地非常多樣化
銅頭麗蜂鳥(Elvira cupreiceps)以 BesleriaCavendishiaClusiaGuareaPithecellobiumQuararibeaSatyria 屬植物的花蜜為食。許多人以餵食器餵食蜂鳥以吸引遊客
在其他一些小溪流中,我們發現了更多的花豔鱂
銅色麗脂鯉(Astyanax aeneus)體側的黑色長菱形圖案會延伸到尾鰭中央的末端,且背鰭、尾鰭和臀鰭的第一鰭條呈現紅色
隨著夕陽西下,我們到達農場區的一個小湖。水是混濁的,但我在水面附近發現了一些魚
原來牠們是刀鱗鱂(藍鑽胎生鱂;Alfaro cultratus)。這是一隻年輕的雌魚。牠們吃蚊子幼蟲和一些掉落水面的果蠅
請注意,由於雄性的生殖器官(睾丸)位在體內,通常附著在背部體壁上,因此雄性刀鱗鱂具有更長的腸道
同樣出現在這個湖中的是哥斯大黎加莫莉(Poecilia sp. aff. gillii
我們還抓到了這些年輕的黃腹九間菠蘿(Amatitlania siquia)。牠們以藻類、水生昆蟲、碎屑、水果 / 漿果和樹葉為食,食性比我想像的更加複雜
黃腹九間菠蘿在哥斯大黎加北部非常普遍,特別是在東北部,我們幾乎到處都能發現牠們
林孔德拉別哈火山的夕陽

未完待續…

原文出處|http://amazonas.dk/index.php/articles/costa-rica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