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巴西申古河水下世界 完結篇

申古河大調查將進入最後一部分,從這些水下照片和解說,我們除了更多了解到這些來自南美洲的魚類在原生棲地的生活方式外,也應體認到美山水壩的興建,將大大地影響這些申古河特有生物的命運-例如有部分嗜流性強烈的物種也許終將滅絕。這是做為水族愛好者的我們,都必須面對的一個嚴肅課題!

作者 / Peter Petersen

翻譯 / Flair Wang

這個地區的水豚(Hydrochoerus hydrochaeris)非常害羞。這是我所能拍到最好的鏡頭

被捕獲的申古大鬍子異形。建議帶上手套,在這裡採集了一周的異形魚後,你的手將會傷痕累累

快速變色是一種完美的偽裝。這位申古大鬍子雌魚在發現我的手時立即改變體色

與世界上許多其他地方一樣令人傷心,砍伐森林摧毀了棲息地。隨著人口增長,對土地的需求也跟著增長

美山水壩(貝盧蒙蒂大壩;Belo Monte dam)的建築也破壞了大面積的自然區域

曾經的棲息地現在已被淹沒,河流的走向也發生了變化。水流改變了。只有未來才能說明這會對所有生活在這裡的動物產生怎樣的影響。這是美山水壩

曾經在水裡生意盎然的地區,現在看起來像乾燥的沙漠般了無生氣

貝盧蒙蒂大壩另一側像這樣的區域已不復存在。這個地區已經被淹沒,現在是一個很大的靜水庫

這種急流處是許多特有魚類的棲息地,它恰好是大壩開工後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我在大壩附近的一堆岩石中發現這種鞭尾蜥-Cnemidophorus cryptus

距離上圖不遠處,這隻綠鷺(Butorides striata)正在尋找一頓餐點

皇冠達摩(Spectracanthicus zuanoni)是申古河的常見物種。注意背鰭和脂鰭是相連的

皇冠達摩在自然環境中完美偽裝

當你嘗試捕捉皇冠達摩時,你必須動作很快

這兩張照片之間只有一眨眼的時間。皇冠達摩現在處於戒備狀態。隨著背鰭舉起準備好快速轉身逃跑。注意牠原來位置的塵煙

我發現皇冠達摩生活在快速流動和靜水中,水溫 26-34 °C 不等

皇冠達摩正在啃食一塊岩石上的生物膜

棘腹瓊脂鯉(Jupiaba acanthogaster)是生活在急流中一種非常普遍的小型加拉辛。棘腹瓊脂鯉甚至可以爬上最高的瀑布。在此圖中,你也可以看到一些水靈燈

我觀察到一大群棘腹瓊脂鯉在大沃爾塔(Volta Grande)中游動,看起來一點都不困難

有時棘腹瓊脂鯉會一大群游動,有時會較為分散並與其他物種混泳。虎紋兔脂鯉和海氏直線脂鯉亂入了

棲息在申古河的美國九間跟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不同。在這裡與申古血鰭銀板共棲的牠們有著黑色的尾鰭、脂鰭、背鰭以及黃色腹鰭。臀鰭有兩種顏色

美國九間和一群圭亞那石脂鯉

相同棲息地的水上景觀

另一種數量非常豐富的是斑點大鉛筆(斑兔脂鯉),以及水靈燈和朱利大鉛筆

在申古河的急流處,我發現了底棲豹紋鉛筆(飾帶稚脂鯉;Leporellus vittatus)。一個動作非常快的物種。我發現牠們只生活在瀑布附近,獨來獨往,並且時常跟著照片中的朱利大鉛筆一起出現

我總是在靜水池中發現維塔塔老虎(Peckoltia vittata)。通常在很多淤泥/碎屑顆粒沉澱的地區。這條幼魚正處於戒備狀態

這是來自同一地點的維塔塔老虎成魚。注意,隨著年齡的增長,牠們的條紋會變成一種圖案

介於年輕個體以及成魚之間的維塔塔老虎體紋表現,你可以看到圖案和條紋兼具

維塔塔老虎像大多數其他異形魚一樣躲藏在裂縫中

我從來沒有在開放水域看到過維塔塔老虎異形,除非我翻開石頭,而且牠們會像這樣一溜煙就逃走了

我在申古河中看見兩種不同的鱔魚。這是合鰓魚(Synbranchus marmoratus),一隻約 80-90 公分的成體

帕拉州仍然有許多雨林,我們的子孫必須保護它們

我很驚訝會在這種棲息地發現合鰓魚

在這裡找到的另一種鱔魚我認為是蘭普雷亞合鰓魚(Synbranchus lampreia)。這是一隻約 60-70 公分的成魚

你可以看到這條 8-10 公分左右的年輕蘭普雷亞合鰓魚身上有更多且更小的斑點

黃頭側頸龜(俗稱忍者龜;Podocnemis unifilis)分布很廣泛。我在秘魯也觀察到相同的物種,但牠在申古河中也很常見

黃翅黃珍珠成魚,背景有一群斑點大鉛筆

水靈燈是這裡非常常見的一種燈魚。我發現牠們大多生活在中等流速的水域

這張照片顯示了我發現水靈燈的典型區域

但是我也發現水靈燈會生活在像這樣大瀑布的回水中

水靈燈似乎更喜歡深度為 15-100 公分的淺水。背景有一隻年輕的黃翅黃珍珠

根據水流形成的沙漣漪變化、樹葉和其他碎屑的出現,這都成為許多不同物種幼魚的藏身之所。這張照片是在貝盧蒙蒂大壩投入使用之前拍攝的。現在看起來可能不一樣了

隨著乾季到雨季的水位而移動的細沙,為許多生活在申古河的獨特魚類、兩棲動物、無脊椎動物、植物和藻類釋放出食物/營養

在我看來,申古河應該得到最高程度的保護。我見過很多河流,但這是迄今為止我所遇到生物多樣性最高的一條河

在河中一些地區,魚的密度非常高。我沒想到會拍到像這樣的照片。鸚嘴銀板、黃翅黃珍珠和美國九間在經典的申古河熔岩石上

和異形魚一起躲起來。如果異形魚的視線與我們人類的視線相似,牠們應該無法從山洞中看到太多東西。明亮的光線讓人無法看到任何東西

我發現申古寶石鯛主要生活在靠近急流處,目前分布在申古河的大片地區,是一種相當害羞的物種

申古寶石鯛的綠色體色使牠們很容易在岩石和沙質底部被發現,雖然我沒有看到很多幼魚

白唇西貒(Tayassu pecari;一種像豬一樣的動物)的頭骨,牠們是該地區常見的哺乳動物

Creagrutus yudja 這種鉤齒脂鯉是申古河一種剛被描述的小型加拉辛。我只在大沃爾塔附近流速最快的河流中觀察到牠們。牠們是一種非常快速且活躍的物種。這裡有一隻個體和一些瑙脂鯉

當太陽升起時,Creagrutus yudja 幾乎呈紫色。這是一隻雄魚和一隻雌魚。雌魚(右)的黑色條紋稍細一點,顏色較少。魚群通常由大約30隻組成

乍看之下,生活在申古河附近的亞馬遜翠鳥(Chloroceryle amazona)看起來與哥倫比亞的相似,但這種在帕拉州的亞馬遜翠鳥並沒有橙色胸部

就水質參數而言,我在申古河測量到這些數值;pH:6.6-7.1、NO3:4-5 mg / l、GH:1-2、溫度:26-34.6 ℃,全都在約 30-100 cm 之間的深度所測量的

一種美麗的兔脂鯉-Leporinus villasboasorum 年輕個體

我在不同的棲息地發現了仙女短鯛(Teleocichla cinderella)。在這樣的嫩枝和落葉中你能看到雄魚嗎?

也出現在岩石地區。仙女短鯛似乎是一個適應性強的物種。這是一隻年輕的雌魚

仙女短鯛的棲息地有時看起來像這張照片這樣

森特勒斯仙女短鯛(Teleocichla centrarchus)似乎更常在河流的岩石地區見到。經常躲在這樣的洞穴下面

一隻勇敢的森特勒斯仙女短鯛雄魚正巡視牠的領土。背景是圭亞那石脂鯉和黑脂鰭石脂鯉(Brycon sp. “Black adipose”)

森特勒斯仙女短鯛似乎更喜歡急流。這是我發現牠們的地方之一

馬那仙女短鯛(Teleocichla monogramma)我只有在瀑布附近找到,通常在瀑布上的水池中。在這裡與水靈燈和黃翅黃珍珠共棲

這隻大型的雄性馬那仙女短鯛在黃翅黃珍珠旁邊的底部休息

有些鯰魚種類真的很快。這種魚我從來沒有接近過。我經常在岩石中發現牠們,但是我無法辨認這個物種,因為這是我所得到最好的照片,我從來沒有抓到過牠們

一對北方鳳頭卡拉鷹(Caracara cheriway)正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

馬克.亨利.薩巴傑試圖在淺水區捕捉一些年輕的孔雀龍

申古河的能見度取決於水流強度。這裡有一隻黑尾河虎(Brycon falcatus)的大型個體,附近有一群圭亞那石脂鯉和靠近底部的瑙石脂鯉

更好的瑙石脂鯉照片。申古河中非常常見的物種

當地漁民利用他們的獨木舟渡河

有時我想知道他們是如何通過這樣的瀑布的

很多魚會聚集在我後面來躲避水流,而且仍然可以發現所有經過的食物。在這裡有瑙石脂鯉、圭亞那石脂鯉和斑點大鉛筆

這些小瀑布裡生長著川苔草(Podostemaceae)。它們可能在乾季開花結果,甚至自花授粉,種子通過細菌的生物膜附著在岩石上。它們對申古河的生態系統非常重要

另一種來自這條驚人河流的未描述種是黑脂鰭石脂鯉。在這張照片中,牠經常混在圭亞那石脂鯉的魚群中。牠的體幅比申古河的其他物種來得高

這裡的黑脂鰭石脂鯉和圭亞那石脂鯉在水面附近游動,而一些年輕的申古血鰭銀板則接近底部

珍珠黑金剛異形、斑點大鉛筆、仙女短鯛、申古血紅脂鯉和圭亞那石脂鯉

大多數魚類可以瞬間改變體色讓我很訝異。這裡的水靈燈生活在急流中

水靈燈在一個較為白濁的水池中。這裡有圭亞那石脂鯉、申古血鰭銀板和瑙脂鯉

加拿大麥吉爾大學地理系的學術總監-巴勃羅.阿羅約(Pablo Arroyo)博士對該地區進行了 3D 測繪

申古河也有許多有趣的淡水螃蟹。這個種應該是 Kingsleya ytupora

這種紫色的淡水蟹是申古河裡最常見的一種(推測可能是 Kingsleya ytupora

隨時準備戰鬥

如果你把手放在螃蟹前面,牠可能會攻擊你

丹麥國際水族:Den Blaa Planet支持申古河的這項工作。保護、探索並向公眾介紹這條驚人的河流

晚上紮營的好地方

申古河的美麗日落

 (全文完)

  

原文出處:http://amazonas.dk/index.php/articles/brasilien-rio-xingu

看完之後,我們是不是應該更加珍惜手頭上的野生熱帶魚,因為牠們其實每一隻都得來不易呢!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