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巴西申古河水下世界 Part 1

位於巴西帕拉州和馬托葛羅索州的申古河(Rio Xingu)不僅是南美洲熱帶魚的寶庫,棲息其中的豐富魚種(特別是甲鯰科異型魚),在全球的淡水觀賞魚中更佔有一席之地。這次讓我們藉由丹麥水族專家 Peter Petersen 的精彩圖文,來看看他們在申古河下游的調查中有什麼樣的驚人發現…

作者 / Peter Petersen

翻譯 / Flair Wang

這隻熊貓異形(Hypancistrus zebra)是在背景中的大岩石下捕獲的,在拍完照後便釋回

 

美麗的熊貓異形只侷限分布在申古河中一個非常小的區域。大部分的魚都是像在這些大石頭中發現的

 

馬克.亨利.薩巴傑(Mark Henry Sabaj)是研究申古河(Rio Xingú)物種的科學家之一。為這條河的未來完成非常重要的工作,是一位非常敬業的人

 

一位當地漁民剛抓到了美麗的熊貓異形。拍攝完這張照片後,魚被釋放回到捕獲地點

 

一個舊啤酒罐竟然是一個不錯的異形洞穴。我在這個罐子裡發現了一隻小的熊貓異形

 

熊貓異形可能是拯救這條河的珍寶之一。人們喜歡萊安德.羅梭薩教授(Professor Leandro sousa)保存及保護該地區。他的工作對這個神奇的地方和這些獨特物種的未來非常重要

 

圭亞那石脂鯉(Brycon pesu)在申古河中非常豐富。它們是一種小型物種,非常活躍。所有發現它們的地點都是在流動快速的河水中

 

剛捕獲的黃金美洲豹異形(Peckoltia sabaji

 

馬克.亨利.薩巴傑和黃金美洲豹異形(Peckoltia sabaji)合影。這種異形魚就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的

 

一艘我們的船從大沃爾塔(Volta Grandé)附近啟航

 

托梅脂鯉屬中的申古血鰭銀板(Tometes kranponhah)是一種令人驚豔的魚類。在申古河中有許多獨特的種類

 

我在許多不同的地方找到了申古血鰭銀板,主要生活在快速流動的水中,但是即使是在平靜的河灣裡也可以發現牠們

 

申古血鰭銀板在這裡與瑙脂鯉(Bryconops alburnoides)、水靈燈(海氏直線脂鯉;Moenkhausia heikoi)和阿彭瓊脂鯉(Jupiaba apenima)等魚類一起群游

 

在大沃爾塔被捕獲的申古血鰭銀板幼魚

 

在照片中這種長相類似的銀板是聖菲利克斯血鰭銀板(圭亞那鋸腹脂鯉;Myleus setiger)。嘴型和體型不一樣,但體色是相似的

 

申古河中有許多川苔草科(Podostemaceae)植物。其中許多是該河域特有的。我在同一個瀑布中發現了這些乾掉的 Castelnavia princeps 以及其他幾個物種

 

這是來自同一瀑布的另一種川苔草。最有可能是 Mourera weddelliana 這個物種

 

另一種在這裡出現的川苔草,應該是 Apinagia sp.

 

來自鯰魚星球(www.planetcatfish.com)的 Julian Dignall(Jools)以及一旁的川苔草

 

華麗的黃金小丑豹異形(L082 Scobinancistrus sp.)在這裡也可以找到。儘管我只抓到了一些樣本。牠似乎是這條河中罕見的物種

 

來自同一棲息地的混合魚種。這條河的物種很豐富

 

黃翅黃珍珠異形在玫瑰狐狸孔雀龍(Crenicichla sp. “Rio Xingu” )的下巴位置那裡,照片裡還有 Leporinus villasboasorum、圭亞那石脂鯉、水靈燈和黃紋關刀(Geophagus altifrons

 

這是一隻黃金達摩(Scobinancistrus aureatus)幼魚,也是該地區一種體色鮮豔的物種。牠們似乎是這條河中較為罕見的物種,這是我唯一發現到的個體

 

除了圖片的上半部分的大石頭外,你很難發現黃金達摩。在中間的右邊,你可以找到黑鳳梨異形(Ancistomus feldbergae

 

這個區域是我發現黃金達摩的地方

 

沃氏半齒脂鯉(Hemiodus vorderwinkleri)在這裡是一種常見的魚種,但很難接近。牠們是一種害羞的魚類,要觀察牠們很困難

 

我發現了在河底具有良好偽裝的一種直升機(Spatuloricaria tuira)。我在快速流動的河水和靜水池中都可以發現到這個物種

 

Julian Dignall(Jools)在直升機(Spatuloricaria tuira)和維塔塔老虎異形(Peckoltia vittata)的棲息地

 

乍看只是一根樹幹,但這裡是一隻維塔塔老虎異形(Peckoltia vittata)一個完美的隱藏處

 

我發現這隻維塔塔老虎躲在樹幹裡。靠近瀑布,但是在靜水中

 

在該河裡有幾種孔雀龍,但大多數似乎沒有被科學描述過。這種早期俗稱玫瑰狐狸或申古孔雀龍(Crenicichla sp.”Rio Xingu”)的幼魚,是那裡最常見的物種

 

這些玫瑰狐狸大約 12-15cm長,仍然在父母的照顧下

 

玫瑰狐狸的成魚體色會從黑色變成這種似乎是牠們最喜歡的顏色

 

紫羅藍盔甲貓(伯氏吻陶鯰;Rhinodoras boehlkei)也躲藏在急流的岩石下進行完美偽裝。我也在靜水池的葉子下找到了一些

 

這是我發現紫羅藍盔甲貓的其中一處地方。躲在落葉間

 

這種淡水海綿(應該是 Oncosclera navicella)似乎比較喜歡陰影。當我翻開岩石時,我經常可以看到不同種類的海綿

 

這張照片中的白色海綿是 Oncosclera navicella

 

黑色的海綿似乎更喜歡在陽光直射下生長。這種表面呈突出狀的種類是非常普遍的 Drulia ctenosclera

 

我觀察到噴點紅劍尾坦克異形(Pseudacanthicus pirarara)會在這些尖刺黑色海綿(Drulia ctenosclera)上啃食。像在這張圖的海綿中間挖洞

 

在申古河與伊莉莉河(Rio Iriri)交會的地方抓到了噴點紅劍尾坦克(Pseudacanthicus pirarara

 

這種表面較光滑的黑色海綿在申古河中也很常見。牠們最可能的種類是 Tubella repens

 

在瀑布附近,我經常注意到這些奶油色的海綿(據推測是 Uruguaya coralliodes),黃翅黃珍珠異形會在上面啃食。在陽光充足的地方,藻類似乎會在海綿上生長,使牠們變成綠色

 

我觀察這隻銀板(Tometes kranponhah)咬掉了一塊黑色的海綿(應該是 Tubella repens)。我試圖用手指從岩石上取下海綿,但沒有成功。但這種銀板的牙齒能完全勝任這項任務

 

小塊的海綿也沒有浪費。我觀察到這些瑙脂鯉(Bryconops alburnoides)會追食這些從銀板鰓中噴出來的海綿塊

 

這隻長腰黑芝麻異形(緣邊似鱒甲鯰;Squaliforma emarginata)是我見過最大的,測量到 52 cm的總體長

 

我只在靜水以及中等流速的水下發現到長腰黑芝麻異形

 

長腰黑芝麻異形是一種具有獨特外觀的多彩魚種,很容易辨識

 

在河流的某些地區,這些大型火山岩被這裡的許多異形魚和其他魚類作為繁殖洞穴

 

申古豹鯨(Centromochlus schultzi)的體紋和斑點變化很大。同一個地方有幾乎全橙色魚鰭以及少數斑點的個體,也有像圖中這樣的個體有著許多斑點和樸素的灰色魚鰭

 

申古斑點豹異形(L087 Hypostomus sp.)正試圖躲藏,牠會瞬間改變體色

 

Julian Dignall (Jools) 抓到了申古斑點豹異形

 

亞馬遜的日落堪稱經典

(未完待續…)

 

原文出處:http://amazonas.dk/index.php/articles/brasilien-rio-xingu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