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巴西申古河水下世界 Part 2

位在南美洲巴西的申古河(Rio Xingu),是全球生物多樣性的熱點,其中以甲鯰科異型魚、脂鯉和慈鯛為最;同時這些魚類也是觀賞水族貿易中常見的知名魚種。在文章的第二趴中,同樣讓我們藉由丹麥水族專家 Peter Petersen 的精彩圖文,來一窺牠們是如何在原生棲地中生活的…

作者 / Peter Petersen

翻譯 / Flair Wang

三角錐大鬍子(Ancistrus ranunculus)雄魚寬大的頭部和茂密的鬍鬚令人驚訝
我發現牠們經常棲息在河流急流處的石縫之間,通常在瀑布旁
希臘眾神大鬍子(Ancistrus sp. L255)是另一個關係密切的物種。圖中所呈現的是牠的緊迫體色。一般通常呈黑色並具有小白點。如果仔細觀察,你仍然可以看到這些斑點。注意尾鰭上方的白色尖端,似乎只出現於幼魚身上
從一個異形洞穴內部看出去的視角
不幸的是,這是我能夠拍到躲藏在岩石下面的長體寬盔鯰(Chasmocranus longior)最近的一張,速度非常快的魚種。我只看到少數幾隻,但從未抓到過
在岩石上啃食的朱利大鉛筆(朱氏下脂鯉;Hypomasticus julii),非常適應這個河流系統的生活
朱利大鉛筆經常以不同尺寸的組成個體進行群泳
這條河流中存在的物種數量令人難以置信,真是一條了不起的河系。這是一隻金莎達摩異形(L048 Scobinancistrus cf. pariolispos)幼魚
沿著河畔非常常見的禿鷲。這是一隻黑禿鷲(Coragyps atratus)在安全的淺灘上喝水
儘管有很多專業的魚類學家正不斷研究這條河系的魚類,但這裡仍然有很多未描述的物種,例如這隻申古河產的平囊鯰(Platydoras sp. “Rio Xingu”)
這個物種也是還沒被描述的。將軍珍珠異形(L019 Baryancistrus sp.)在緊迫狀態下的體色。請注意,背鰭和脂鰭並沒有連接
將軍珍珠異形的口器
剛抓到的將軍珍珠異形幼魚
在其自然棲地的將軍珍珠異形。這隻美麗的物種長約 30-35 cm
掠食者-申古滿天星金三間(Cichla melaniae)的美麗身影
在申古河中,這種類似巴西沼蝦(Macrobrachium brasiliense)的蝦子數量很豐富
但也存在其他物種,像圖中這種沼蝦似乎還沒有被描述。我會稱牠為申古沼蝦(Macrobrachium sp. “Rio Xingú)
我們在船上度過了許多小時,欣賞著這片綠油油的風景
我只有抓到少數幾隻黃金帝王花豹(Leporacanthicus heterodon)幼魚。牠們似乎比較喜歡有很多岩石的淺瀨河段
如果你仔細觀察這張照片,你會看到一隻躲藏在岩層之間的小黃金帝王花豹
扁頭黃珍珠(Pseudancistrus asurini)在河中很常見。除了靜水池外,我發現牠們到處都是。這就是為什麼牠們通常看起來像亞成魚的原因
其中一名漁民發現了這隻扁頭黃珍珠的體色變異個體。儘管我們只抓到了一隻具有這種奇特外觀的魚類
躲在大石頭下的扁頭黃珍珠
偽裝不是一切。一分鐘後,我們成功地捕捉到這隻美麗的扁頭黃珍珠。這是一隻成魚個體
這個魚種的扁平體型使牠們可以比同樣大小的其他物種佔據更狹窄的洞穴。扁頭黃珍珠在體色和體紋上有很大差異。隨著年齡的增長,魚鰭的黃色尖端會消失
造景的靈感永遠不缺。大自然是最好的造景師
一些尾斑瑙脂鯉(Bryconops caudomaculatus)和水靈燈試圖逃離我的相機
我發現形態最多變的物種之一就是珍珠黑金剛異形(Spectracanthicus punctatissimus)。牠是一種常見的物種,我抓了上百隻,但我仍然不確定我所有抓到的魚是不是同一種
這只是另一隻據稱同樣是珍珠黑金剛異形的個體(編按:可能是藍鑽達摩Parancistrus nudiventris
藍唇關刀(Geophagus argyrostictus)是申古河常見的慈鯛之一。牠與水靈燈、虎紋兔脂鯉(Leporinus tigrinus)和申古血鰭銀板共棲
藍唇關刀和數百隻牠的魚苗。這個魚種的護幼習性似乎在幼魚還很小時就停止了。當魚苗達到約1公分時,似乎就不再跟隨父母
藍唇寶石很容易可以從黑斑周圍的鱗片光澤來辨識。這裡有水靈燈、瑙脂鯉、圭亞那石脂鯉和申古血鰭銀板
黑鳳梨異形(Ancistomus feldbergae)是這裡常見的物種
我注意到黑鳳梨異形的出現和這塊海綿(Oncosclera navicella)之間的關聯。在90多段視頻中,這兩個物種都同時出現在相同的岩石下
移動中的黑鳳梨異形
斑點大鉛筆(Leporinus maculatus)和美國九間(L. fasciatus)通常會像這樣一起群游
害羞的三點綠鉛筆(Leporinus friderici)正試圖逃跑。我從來沒有捕捉到這個物種的畫面
申古河最常見的異形為黃翅黃珍珠,牠們無處不在,即使在晚餐盤上。順便一提的是,牠們非常好吃
這是一隻黃翅黃珍珠幼魚。牠還沒有準備好被吃掉,於是我回到了河邊
體型較大的黃翅黃珍珠個體體色較樸素,黃色斑點較小,但有較大的棘刺。這是一隻成魚
黃翅黃珍珠棲息在申古河中水流快速的地區
黃翅黃珍珠;從上方俯視,顯示出為什麼戴手套可以是一個好主意。特別是如果你每天必須處理很多隻魚的話
和其他大多數異形一樣,黃翅黃珍珠的雄魚比雌魚擁有更多棘刺。牠們在繁殖時會利用尖刺將雌魚困在洞穴中
黃翅黃珍珠的剪影
我測量過最大的黃翅黃珍珠樣本為 36 公分。一般來說,我發現牠們當中有很多都在 20-30 公分左右,在那裡是非常常見的尺寸
像這種年輕的黃翅黃珍珠(約 15公分)體色更加豐富多彩。背部和尾部尖端有較多的黃色
較小的黃翅黃珍珠個體在體色方面似乎非常多變,但通常具有更大的斑點和更多的黃色鰭尖
一條年輕的黃翅黃珍珠(約10-12公分)隱藏在水流快速的岩石之間
黃翅黃珍珠是河中較容易近距離觀察到的物種之一。如果你停著不動,牠們時常會很好奇的接近你
我也看到了這樣的個體。乍看之下,我以為牠是黃翅黃珍珠鮮豔的變異個體。我看到牠們的尺寸從 5-35 公分皆有,體色全都相同,帶有淺色小點。當地漁民稱牠們為“verde”(綠色)。我還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個新物種。我看到捕獲個體的嘴部有點不同,但我沒有進一步確認
流木在一些地區很常見。我看到許多異形魚和螺類以此為食
從我們捕獲的許多物種中提取DNA樣本,以幫助魚類學家確定不同物種之間的遺傳關係
瀑布中以及附近急流中發現的一種魚類,我認為是全黑身脂鯉(Melanocharacidium nigrum)。但牠也可能是斜吻溪脂鯉(Characidium declivirostre)或克氏溪脂鯉(Characidium crandellii)。我發現很難從古老的文獻中看出來
在同樣快速流動的水中發現一種小型慈鯛是仙女短鯛(Teleocichla cinderella
我只在水流最快的地方找到一種魚-木紋皇冠豹(Panaque cf. armbrusteri),主要在瀑布下方。我只看到像這樣的幼魚
這裡的掠食者之一就是這隻美洲蛇鵜(Anhinga anhinga
黑色食人魚(Serrasalmus rhombeus)也是這裡常見的食肉動物。亞馬遜最廣泛的掠食者之一
在旱季來臨時,雨季的水下根系會暴露出來。這通常會使得乾旱期間更易於發現並捕撈魚類
人類正在這片荒野中留下腳印。大片地區正變成種植園
笑貓(Platydoras armatulus)的分布範圍很大。我在哥倫比亞和秘魯也發現到這個物種,和申古河的個體幾乎完全相同
這種熔岩石在這裡很常見。顏色從黑色、藍色到紫色不等,取決於太陽光
這些圓形的石頭在申古河中也很常見,有時會熔成像這個左邊那樣大的岩石
未描述的物種,像是這種申古河產的小豹鯨(Centromochlus sp. Rio Xingú )在這種環境下非常豐富
馬克.亨利.薩巴傑在這裡一直跟著我們並鑑定我們的魚獲,用於以後的DNA採樣和魚種標記
沒想到在這裡找到的孔雀龍,是這種美麗的波克那孔雀龍(黑點矛麗魚;Crenicichla percna
我經常發現波克那孔雀龍與其他物種一起生活,牠們具有相似的色彩、紋路和體型。這裡是仙女短鯛和一隻年輕的波克那孔雀龍
具有更多擬態體色和紋路的魚是這種還未被描述的大鉛筆魚- Leporinus sp. “2”
萊安德.羅梭薩教授正在申古河進行重要的保育工作,並在阿爾塔米拉(Altamira)校區進行教學。他的工作對這條神奇河流的未來至關重要

(未完待續…)

原文出處:http://amazonas.dk/index.php/articles/brasilien-rio-xingu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