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繁殖場的巴西新燈魚

小型加拉辛燈魚,來自南美洲和非洲大陸上令人難以置信的美麗小魚,幾乎是水草造景缸中的必備魚種。每位水族愛好者都知道牠們有著出眾的外表,卻很少有人專門去研究這些脂鯉科的小型成員。然而,巴西繁殖場已經開始繁殖和引入新的燈魚物種,其中有許多至今尚未被描述,且對大多數水族愛好者來說仍然陌生。

藍鑽紅莓燈(Hyphessobrycon wadai)肯定是近幾年來最令人興奮的新種觀賞魚之一。 牠們已經在美國和歐洲上市,而且繁殖並不難

作者|Hans-Georg Evers

翻譯|Flair Wang

  在過去的十年或更長時間裡,巴西的科學家們一直很忙碌。許多鯰魚、一些慈鯛,以及許多新描述的鲃脂鯉屬(Hyphessobrycon)、半線脂鯉屬(Hemigrammus)、直線脂鯉屬(Moenkhausia)等,都證明了南美年輕科學家越來越有興趣去研究他們自己國家的美麗魚類。我必須承認,即使我自認為是小型燈魚的終身粉絲,也無法很充分地瞭解這群小魚的情況。很可能是因為難以獲得新魚種,因為正如每個異型愛好者都知道的,巴西對出口非常嚴格。那麼,既然沒有機會看到這些魚出現在我的魚缸裡,為什麼我要研究所有這些科學論文?嗯,這在過去的 18 個月左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現在已經可以獲得幾種對水族愛好者來說不熟悉、但值得一探究竟的鮮豔魚種。

在陽光灑入的魚缸中,彩虹藍帝燈(藍緞帶燈 II 型;Hyphessobrycon melanostichos)體側閃耀著明亮的藍色光澤

投資可持續供應的燈魚

  《 亞馬遜水族雜誌(AMAZONAS)》去年(2018)刊登了第一批來自塔帕若斯河(Rio Tapajos)上游支流,令人興奮的新燈魚照片(Evers,AMAZONAS Jan / Feb 2018)。這些出色的照片是由我的一位臺灣朋友――王忠敬先生(Flair Wang)所拍攝的,他能夠拍攝到這些來自巴西的新進口燈魚。不幸的是,這些令人驚歎的寶石從未進入美國或歐洲,只因為牠們太貴了,沒有進口商會冒風險購買每條魚可能會以 25 塊美金或更高的價格出現在市場上的燈魚!有多少水族愛好者會為魚店裡的一隻燈魚付出那麼多錢?我的第一隻藍鑽紅莓燈(Hyphessobrycon wadai)和彩虹藍帝燈(H. melanostichos)是在 2017 年初出現在德國韋德瑪律克(Wedemark)的 Panda Rhei 魚店,我買了每種兩對。我無法抗拒。坦白說,我從沒後悔!有趣的是,我的很多朋友會以更高的價格買下琵琶鼠或其他體色灰灰的老鼠魚,而牠們可能大部分的時間都會躲在裝飾物中。但他們認為整天會在你面前游來游去的彩色小燈魚,不值得花更多錢來買嗎?

  自從買了上述魚種之後,我對巴西燈魚的興趣與日俱增,我試著找到更多關於牠們的資訊。我的朋友 Hudson Crizanto 是一家在巴西福塔雷薩(Fortaleza)的 H&K 觀賞魚場老闆,這家公司以其出色品質的魚種而聞名。他專攻野生七彩神仙以及他向全球客戶發送的獨家異型魚種。這些魚種主要的供應對象是那些尋求特殊魚種而非價格的小眾玩家市場。每個月都會有少量體色鮮豔且狀態良好的觀賞魚離開他的檢疫站。

  Crizanto 也是一家名為 Piscicultura Tanganyika 公司的好朋友,這家公司位在巴西塞阿拉州(Ceara)的 Aquiraz 小鎮、就在福塔雷薩的海岸邊。他非常好心地向我介紹了他們的老闆 Ivan Silva 和他的夥伴。該公司正在為巴西市場大規模繁殖觀賞魚。非洲慈鯛、紅蓮燈、神仙魚等等,正在 3000 多個魚缸和混凝土池中繁殖,這真的是一間大公司!該公司擁有超過150種海水和淡水動物的庫存,是南美洲同業中最大的一間。除了國內市場外,對於將一些魚類出口到其他國家也很感興趣。他們與Hudson Crizanto合作,開始進行一項計畫,培育巴西中部地區最近被描述的一些燈魚物種。其想法是提供來自可持續來源的巴西魚種――商業繁殖的魚種而非野生捕撈個體。這聽起來是個不錯的好計畫!

Hudson Crizanto 在他的檢疫站

拜訪繁殖場和出口商

  在南美洲我最喜歡的國家缺席幾年後,我終於有機會在 2018 年進行兩次旅行。9 月份我的第一次旅行,應我的好朋友 Luiz Tencatt 的邀請,他是一位年輕的巴西科學家,他花了幾天時間研究兵鯰亞科(Corydoradinae)和下口鯰屬(Hypostomus)魚種,帶我到了馬托格羅索州遼闊的阿拉圭亞河(Rio Araguaia)和莫爾蒂斯河(Rio das Mortes)源頭。Luiz 需要更多和新鮮的樣本來研究,而我將成為這次探險的官方攝影師。其背後的想法是得到可用來放在科學論文中的魚隻活體照片。

領班 Marcos 負責管理燈魚的育成池

  我一定會在下一篇專欄文章中寫下這個經歷,所以現在我只想專注在這裡。我記得有一天在阿拉圭亞河上游地區,我們採集了幾種美麗的鲃脂鯉屬物種,包括幾乎陌生的黑星金甲燈/黑丸兩點燈(Hy. langeanii)的樣本,採集後體色呈鮮黃色。我想,這樣一條美麗的魚種肯定會成為一種不錯的觀賞魚。

筆者(左)和 Ivan Silva(右)以及領班 Magno(中間)在 Aquiraz 的 Piscicultura Tanganyika 魚場中合影

  第二次巴西之行是在 Crizanto 的邀請下進行的,而且我在 12 月的前兩周都在 Fortaleza 和 Aquiraz 度過。我們在巴西東北部兩個非常乾燥的塞阿拉(Ceara)和皮奧伊州(Piaui)捕魚,到目前為止,這個地區幾乎沒有人為了水族愛好來抓過魚。你可能已經猜到了:是的,那些採集之旅也會成為我下一篇文章的主題!

Pisciculture Tanganyika 的魚場一隅

   在 Aquiraz 的停留對我來說非常特別。我很高興見到我的新朋友──Pisciculture Tanganyika 的老闆 Ivan Silva。Silva 接待了我幾天,讓我有機會拍攝他的許多巴西燈魚和鯰魚物種。他研究了新種巴西淡水魚的文獻,並派出漁民為他的繁殖專案收集一些樣本。他與許多支持他的工作的巴西科學家保持聯繫,並幫助他找到新的魚貨。作為經驗豐富的繁殖場,他的領班 Magno 和 Marcos 已經設法繁殖了幾乎所有需要出口的新燈魚。成功產卵後的下一步是申請BAMA(巴西環境與可再生自然資源研究所)的出口許可,因此 Crizanto 可以開始新物種的銷售並合法出口。

燈魚新鮮貨

   我花了幾天時間在偌大的 Pisciculture Tanganyika 魚場裡拍攝了許多我以前從未見過的魚種。我覺得自己像糖果店裡的小男孩。當我坐在我設置好的攝影缸前面,看著所有令人興奮的魚種時,我忍不住微笑,這對於水族愛好來說絕對是新的。我只能介紹其中幾種,儘管牠們每一種都值得擁有自己的文章。

剛採集到的黑星金甲燈/黑丸兩點燈(Hy. langeanii
甜芯檸檬燈(Hyphessobrycon sp. Red Cherry)至今仍未被描述,但卻極其美麗

  例如美麗的甜芯檸檬燈(Hyphessobrycon sp. “Red Cherry“),具有強烈且鮮豔的橙紅體色,可以在每個水草缸中抓住眾人目光。惡魔火焰燈/標緻凱蒂燈(H. peugeoti)是一種來自塔帕若斯河上游――茹魯埃納河(Rio Juruena)的長鰭寶石,雄魚在求偶時會展現出紅色的長魚鰭以及和深黑色的尾柄斑。我不能忘記來自沿海巴伊亞州(Bahia)有趣的紫檸檬燈/紫芯百合燈(H. itaparicensis)。或是小於 1 英寸(2.5 cm)的翰森甜心燈(H. moniliger),一種來自投肯廷斯河(Rio Tocantins)流域的物種。

典型的脂鯉繁殖設置。繁殖種群會在籠子裡待上幾天繁殖,在此之前公母魚會分開飼養。幾天後,網籠和種魚都會被移除
惡魔火焰燈/標緻凱蒂燈(H. peugeoti)肯定是最美麗的燈魚之一

  尚未被描述的黃金可卡燈(Moenkhausia sp. Yellow Kogal)非常鮮豔,是我個人的最愛之一;紅唇可卡燈(M. cosmops)擁有紅色的上唇和奇特的彩色虹膜:上半部是霓虹綠,下半部則呈現霓虹藍。我這次行程的另一個亮點是拍到了六線大鉛筆(Leporinus sexstriatus)的第一張活體照片!

來自巴伊亞的紫檸檬燈/紫芯百合燈(Hy. itaparicensis)在黃色的身體上呈現出淡粉紅色的線條
體型小巧的漢森甜心燈(Hyphessobrycon moniliger)對水族愛好者來說還很陌生
紅唇可卡燈(M. cosmops)擁有紅色的上唇和奇特的虹膜色彩
黃金可卡燈(Moenkhausia sp. Yellow Kogal)至今還沒被科學描述
六線大鉛筆(Leporinus sexstriatus)的第一張活體照

   還有更多的物種被採集並被 Piscicultura Tanganyika 魚場成功繁殖,我在這裡沒有篇幅一一來介紹牠們。只要我們能找到敢於進口牠們的人,還有很多美麗的燈魚正等待魚友嘗試。我相信有更多的人(包括我自己)會願意付出一些代價來獲得這些新的水中寶石!

參考文獻Evers, H.-G. 2018 A tide of tetras from the Rio Tapajos. AMAZONAS 7(1): 64-68

延伸閱讀

藍緞帶燈 III 型又是什麼?

濃妝艷抹的辣妹-可卡燈

到底應不應該叫牠翰森甜心燈呢?

|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AMAZONAS 》Mar/Apr 2019 : What’s Up? : New Brazilian Characins for the planted aquarium by Hans-Georg Evers

 

Flair Wang

Flair Wang

由於對水族的熱愛,退伍後進入水族貿易公司工作,從事魚場管理、批發、零售及進出口業務多年。隨後任職於威智文化科技出版有限公司,擔任《愛酷族水族寵物月刊(Aquazoonews)》攝影編輯一職,之後升任執行編輯和主編。現為《Fishbook非魚不可》的校長兼撞鐘。

4 thoughts on “來自繁殖場的巴西新燈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